圖解中國反腐敗國際追逃追贓
  今年以來,我國掀起前所未有的境外追逃追贓風暴。昨日,外交部召開吹風會,外交部條約法律司司長徐宏表示,中方呼籲世界各國,特別是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等中國外逃腐敗分子較為集中的國家,與中方共同努力,強化司法執法合作,攜手打擊跨國腐敗犯罪,避免成為腐敗分子的“避罪天堂”。
  【如何追逃?】 中國不會和外逃分子做交易
  今年以來,中國加大海外追討追贓的力度,成果顯著。中國通過哪些機制,參與國際反腐合作?
  據介紹,自上世紀80年代,中國各有關部門已開始辦理國際追逃追贓案件。也是從那時候開始,中國啟動了司法協助、引渡條約的談判。外交部主要負責此類條約的談判和締結。
  在昨日的發佈會上,徐宏透露,截至今年11月,中國已對外締結39項引渡條約(其中29項已經生效)、52項刑事司法協助條約(其中46項已生效)。
  徐宏說,“今年以來,已完成10項引渡和刑事司法協助條約的談判。在一年內完成這麼多談判,前所未有”。
  中國2005年加入了《聯合國反腐敗公約》。這是反腐敗領域最權威、最具影響力的國際法律文書。
  徐宏說,外交部牽頭,會同有關部門全程深入參與了《聯合國反腐敗公約》和履約審議機制談判及公約各工作組的工作。目前,中國正在接受履行公約情況的審議,並作為審議國,與文萊共同審議阿富汗、與巴布亞新幾內亞共同審議斯裡蘭卡的履約情況。這是中國首次審議別國履約情況。
  另外,今年以來,在中央反腐敗協調小組的統一部署下,有關部門先後成立了國際追逃追贓工作內部協調機制,多管齊下,開展追逃追贓。
  今年7月,公安部實施“獵狐2014行動”。10月10日,最高法等四部門聯合發佈公告,12月1日前自動投案、自願回國的,可依法從輕或減輕處罰。
  發佈會上,有記者提問“中國政府勸返犯罪分子時,是否達成了某些交易?”徐宏表示,中國司法、執法機關不會和外逃分子做交易。按照中國的法律規定,如果自願投案自首,可適當減輕處罰。“中國加大了追逃追贓力度,與其頑抗到底,不如早點回來自首,爭取寬大處理。”
  【怎麼合作?】 中加將簽“返還被追繳資產協定”
  美國是中國貪腐外逃分子較多的國家,有人戲稱美、加、澳等國家是“避罪天堂”。
  中美執法合作聯合聯絡小組(JLG)成立於1998年,是中美之間最重要的雙邊反腐敗合作框架。
  今年10月,外交部境外追討和國際執法合作特別協調員孫昂帶隊去美國,參加了JLG研討會。孫昂說,“通過研討會,雙方對彼此在追繳、返還腐敗資金方面的法律制度有了更深瞭解,同意針對個案展開合作”。
  近年來,中美之間一直進行境外追討追贓的合作,其中不乏成功的案例。最引人註目的是中國銀行廣東開平支行案。
  上世紀90年代,許超凡、餘振東、許國俊三任行長同時失蹤外逃,挪用公款數億美元。2004年4月16日,北京首都機場,餘振東被美國移交給中國司法部門。
  目前,JLG採用“共同團長”制。中方的共同團長分別為外交部條約法律司司長、公安部國際合作局負責人和監察部國際合作局負責人,美方共同團長分別是美國國務院負責毒品和國際執法事務的助理國務卿、司法部助理部長幫辦和國土安全部助理部長。
  目前JLG下設反腐敗、追逃、司法協助等七個工作組,涵蓋兩國司法執法合作的各個領域。
  在中美之間,還有一個反腐敗合作機制。在APEC反腐敗執法合作網絡機構中,中國和美國擔任共同主席,秘書處設在中國。
  中國和加拿大的追討追贓合作也取得了很多成果。2011年,加拿大向中國遣返了潛逃12年的賴昌星。
  目前,中加反腐合作機制主要是中加司法和執法合作磋商。該磋商始於2008年12月,每兩年舉行一次。今年9月舉行了第五輪磋商。
  去年6月,中國與加拿大談判完成“分享和返還被追繳資產協定”,這是中國就追繳犯罪所得對外談判的第一項專門協定。目前雙方正在抓緊準備簽署。
  【有何困難?】 中美未簽引渡條約是個大障礙
  昨日吹風會上,徐宏坦言,中國逃到美國、加拿大的腐敗分子數量較多,但是目前遣返回來的還不多。
  徐宏表示,由於受到社會制度、司法制度等方面差異的影響,反腐敗國際追逃追贓工作仍面臨巨大的挑戰和困難。一些國家對於與中國簽訂引渡條約態度消極,一些外國法官由於缺乏對中國法律和司法實踐的瞭解,而作出不予引渡或者遣返的判決。
  徐宏表示,就美國而言,比較大的障礙是中美兩國沒有簽訂引渡條約。“沒有引渡條約,在很多國家並不是一個障礙。比如在中國,我們跟外國開展引渡合作,可以按照引渡條約辦,也可在沒有引渡條約的條件下,基於互惠開展引渡合作。”徐宏說,但是美國不同,美國法律規定只能在簽訂雙邊引渡條約的情況下才能開展引渡合作。即使是《聯合國反腐敗公約》,美國也認為不能作為引渡的法律依據。
  “我們提出,鑒於中美雙方日益密切的交流和合作,是否能夠考慮簽訂中美引渡條約?美國方面似乎還沒有準備好。”徐宏說,我們目前只能採取其他變通方式,有的通過非法移民遣返的方式;有的通過在美國起訴的方式,使犯罪嫌疑人在美國受到法律審判。
  徐宏說,在其他國家,也有類似情況。“賴昌星案件,辦了12年,確實有點太長了。”
  徐宏表示,也有些國家法律制度要求比較繁瑣,在引渡和遣返的案件中上訴環節很多,只要被要求遣返的人付得起錢,就可以不停打官司、反覆上訴。
  有些國家,比如澳大利亞,雖然很早就和中國簽署了引渡條約,但是由於該國內政的原因,一直沒有批准。習近平主席訪問澳大利亞時,提到希望其儘快批准引渡條約。對方表示,要儘快批准。
  徐宏表示,隨著越來越緊密的合作,可以預期國際反腐肯定會有新突破。“腐敗分子希望通過外逃來逃避法律責任,是痴心妄想。”
  新京報記者 儲信艷
(原標題:外交部:腐敗外逃避責是妄想)
編輯:SN098
創作者介紹

狗BB

fipontbmyi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